今天進行了來美第一次的presentation,
也是阿喵第一次的英文presentation~~

說不緊張絕對是假的,
不過完美主義症候群沒有發作的很厲害,
至少我昨天還是開開心心的看完Project Runway第五季Finale才繼續奮鬥講稿的...
這是很奇妙的事情,
(熟識我的朋友都知道要我不求好心切到讓自己瀕臨崩潰有多不容易...Orz)
我想除了老闆的支持之外(我老闆真的是好人,堅持來UF是對的!!!),
整個求學環境的壓迫性低也是原因之ㄧ,
Gainesville總之就是大學城,
穩定性高(臺灣人可能會覺得有點無聊,對我這阿宅倒是剛剛好~~)、
不會像台灣那樣天天有各種千奇百怪的社會事件發生,
(難怪這裡曾經被"Money"雜誌選為全美最適合人居住的城市之ㄧ!)
就算電視上全美大選沸沸湯湯的樣子,這個悠閒的小城倒是感受的並不強烈...
再加上地大的好處,
就算我還是會有那些沮喪、挫敗、想家、寂寞、無助的時刻,
下個轉角遇見一隻白癡松鼠或者抬頭看看沒有被高樓掩蓋的藍天,
心情基本上就可以稍微鬆弛一點了。
這大概是阿喵最羨慕美國人的一點,
什麼時候我們紛紛雜雜的島嶼也可以得到一點它的居民所需要的平靜呢?

回到presentation初體驗,
又是一次美好的cultural shock。(笑)

在台灣,我記得我們總是焦慮又恐懼,
許多教授或者學長姐/同學在presentation後提出他們的問題或指正時,
態度總是尖銳到令人不安,
感覺每個問題常常都是要"給你死",
搞的被釘在台上下不來的我們跟個笨蛋一樣。
為什麼在強調自己的意見很重要時一定要採取那樣的姿態呢?
這樣就算那個意見本身再有意義,
也無法抵滅"被攻擊者"的抗拒與反感哪......
(我也懶得再把某人的老闆拿出來鞭了~~)
(最莫名奇妙的就是這些老師/學長姐/同學搞不好私底下都是很好相處的人,)
(但是一到了專業場合就機車到讓人心生畏懼或者厭惡......)
強調自己的"權威性",真的有那麼重要?
然後也非得採取那麼aggresive的方式不可?

我帶著台灣的環境所餵養出來的對於presentation的認知/憂慮,
來進行我第一次的lab meeting presentation。
結果,我發覺到的是在這裡大家在提供意見的時候並不是斬釘截鐵的告訴你
"這樣一定比那樣好!(=所以原來那樣想的你是白痴!,真是令人不快的暗示!)",
而是輾轉的說"怎樣怎樣會不會比那樣好?",
暨表達了自己的意見又不會讓別人覺得被冒犯/攻擊/當笨蛋;
我感覺到的是每個人在說自己的想法時,
是真的很認真的想要幫助你進步,
而不是想要壓過你來強調"我比較好!"。

不要跟我說因為這只是lab meeting而不是seminar,
就我所知在台灣就算是lab meeting也可以刀光劍影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的,
然後在這裡我得空參加過的幾場系上的seminar,
遇到的每個人所熱衷的,也總是"討論與進步"本身,而不是"攻擊或壓迫"......

我不是在說這裡比較好。
我想這跟學校的風氣、系上的風氣、系上主導者的性格、官場文化對學術界的影響程度...等,
都有一定的關係。
今天在台灣也有很認真在幫助你進步,溫柔但堅定的給予評價/建議的老師,
而這裡,雖然我還沒遇過,但是想必也是會有機車而以打擊他人為樂的老師。
所以比較雙方不是我的重點(何況我的樣本數小的可憐......),
美國這麼大,換個地方搞不好也一樣萬箭齊飛到讓人慘死的地步(攤手)。

我的重點是,我看到了我所喜好的態度,
所以我期許自己也能培養出那樣的態度,
於是僅以此文作為一個提醒的可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sacat 的頭像
pisacat

城市漫遊的貓語

pisa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