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大也不大啦,只能說算是喵式感慨的碎碎唸吧!?(笑)

之ㄧ、運動

一直沒跟大家說,
其實這學期喵喵固定星期三去學校的Recreation Center(免錢的體育課程中心),
參加Salsa課程的訓練,
星期五晚上則重拾網球拍,跟喵哥以及喵哥的朋友們一起打球。

為什麼這算大事?
因為,喵喵是個非~~常~~討厭流汗的人,
范媽或女王那種為了樂趣而去上瑜珈課的行為,
基本上對於喵來說一整個難以理解;
喵媽從小鍛鍊喵跟喵哥要為了健康來運動,
很顯然的在我身上一整個成效不彰,
我可以為了賞鳥、做實驗或者拍照而爬山走路,走再遠都不嫌累,
可是我拒絕純粹就為了爬山走路而爬山走路,
運動這件事本身作為運動的目標的話,喵喵總默默的覺得有點浪費生命。
(本來嘛,在外面揮汗如雨的一小時,拿來悠閒的泡茶看書不是很好嗎?)

我一直不懂所謂"運動本身"的樂趣,
也許是因為我的生活太匆忙了,匆忙到總覺得什麼事情需要有個更大的目的才行,
(看書可以增加知識&增進思考、做手工藝可以有美美的成品送人......)
("Enjoy一個過程就是很好的結果",)
(這句話人人會說,可是真的可以接受實行的好像根本沒幾個?)

然後,就像很多來這裡以後慢慢改變的事情一樣,
喵喵學會了一件事不是只能有開始和結束而已,
很多時候"中間"也可以帶來你一開始沒有預料到會發生的東西與感觸;
就像每天騎腳踏車上下學的時間不僅僅只是出門和到校/離校和回家而已,
某個街角一株綻放的Dogwood、某根電線杆上白癡耍緊張的笨松鼠,
當你驚喜的發現而嘴角上揚的時候,其實你就從那個"過程"得到了一些什麼。

喵喵開始學會去享受一件事本身單純的經過,運動是其中之ㄧ。

Salsa是Machel拖喵喵一起去上的,其實本來想去玩的是肚皮舞,
只是最後因時間無法配合而作罷,
雖然目前經過了這麼些時日完全沒有進步、上下半身依舊無法分離運動,
忙著踩腳步就永遠忘記屁股該怎麼轉,我想我連男生的角色都扮演不好......
不過每週每週去見那嬌小可愛sexy的Salsa老師還是滿值得的啦!
(不要跟我要照片,我拒絕把我的相機帶到沒有有鎖的置物櫃的地方!)

網球,很久沒打了,某一天想著想著就想打了,
某次視訊時不小心說溜嘴,
喵爸於是開心的千里迢迢從台灣帶了一把嶄新的球拍過來,還拒放拖運行李!
(喵媽說他可是小心翼翼捧著球拍搭機過來過聖誕節的。)

恩,其實我懂喵爸為啥那麼開心.......

喵爸喵媽是在政大網球隊認識的,
小時候每到週末的全家運動就是去打網球,
從軟網打到硬網,從紅土打到PU,
我承認小時候的我很討厭假日一大清早被挖起床去打球(笑)。

後來哩?
後來,喵喵經歷了手術、化療,正式理所當然的被當成飼料雞養,
喵媽也因為類風濕性關節炎而放棄了讓兩老結緣的球拍,
家裡唯一可能當陪打的喵哥又身處異地(台北-美國密西根州-美國佛羅里達州),
於是喵爸常常是自己一個人揹著球拍出門去跟朋友打球,
寂寞當然是不至於的,不過多少難免會覺得有點遺憾吧?

喵喵大一大二時因為體育課重拾網球拍的時候,
喵爸也是好高興,考試前還特別陪喵喵練球,
不過大學時老在進出醫院的喵喵最後還是讓喵爸失望了....... ^^"

當孝女的第一步,希望趕快把球感找回來,
六月回台灣時好好陪老爸打場球!

之二、Charter 1

今天Gainesville有個City Election頭票進行,
要選市民代表跟公投兩個法案提案,
其中一個備受矚目的法案提案叫做Charter 1。

這個提案哩,基本上是一群腦袋灌水泥的保守人士,
聲請要將原來的法律條文裡明令保障變性、同性戀與雙性戀權益的相關文字移除;
他們使用的藉口很爛,說什麼相關反對歧視的法令遭到同性戀人士誤用,
男同志因此可以進出女性廁所,嚴重影響"正常人"的人權......
(話說之前在California推廣Proposition 8的保守人士,)
(也是用一些莫名奇妙的理由在要求取消同性戀婚姻在法條上的合理性,)
(他們說什麼這樣讓他們不知道該怎麼敎小孩"正確的價值觀"!)
(更嘔的應該還是Proposition 8最後居然過了吧...見鬼的美國人... @@")

校園裡,你只看的到要求大家要投NO的牌子,
校園外,偶爾會看到一群舉著NO的牌子的人,
和一群舉著YES的牌子的人,隔著街口遙遙對望;

喵喵從這個小小的case學到的事情有二。

一,
雖然雙方間沒有任何警力分隔,
但是大家都相當的自制,都不會刻意的去叫囂或挑釁,
也不會因為對方舉著Vote YES的牌子就說他們是"死共和黨",
大家似乎都很清楚議題就是議題而已,
雖然對議題的支持傾向可能可以相當程度的反應支持這的政治傾向,
但是每個人也都似乎很清楚這種regression並不是絕對的。

不像在台灣,你反對現在的政府的某項作為/議題的話,
幾乎是百分之兩百的會被貼上"喔,你是綠色的!"的標籤。
話說這種讓人無奈到噁心的二分法看似是從綠色執政以後越演越烈,
但是仔細思考就會發現其實雙方都從這種壁壘分明的政治環境裏裡取得養分,
於是兩個因此長得肥滋滋的政黨食髓知味的操作加大楚河漢界的煽情演出,
於是乎每次每次說要"銷弭對立"的選舉語言,最後都無法落實,
因為政客們嘴上說的是一回事,到了場子裡說的做是又是另外一回事,
在加上台灣偉大的媒體文化見風抓影推波助瀾的功力這麼些年來長足進步,
看不見聽不到的氛圍其實一直偷偷的在擴散著。
但是,說實在的有自我判斷能力的人還是很多的,
也許我們需要的是必要的強調與適時的取消獨善其身的思想而已???

二,
很多舉著Vote No to Charter 1的牌子的人,
都不是同性戀、雙性戀者或者變性人;
換句話說,他們是一群就算法令改變也不會被影響的人,
但是他們都站出來了,為了他們所相信的原則與公平正義;
很多支持他們幫忙動員在街口舉著旗幟的大學生,
可能是從外地來的,根本沒有投票權,
可是他們不會因此覺得"不干他們的事",
Gainesville的居民們也不會覺得他們是"無聊、湊熱鬧的草莓"。

我承認,前些天停下來和他們聊聊之後,
喵喵默默的被感動了,
為那種相信每個個體都有義務、資格與能力,
以不同的方式讓他們所處的社會更好的理直氣壯所感動。

臺灣人大概太習慣了街頭遊行、抗議、訴求...等等的場景,
我們眼皮都不眨一下的看著電視螢幕,
然後依然眼皮都不眨一下的關上電視螢幕,
說好聽的,我們學會超然的看待一切,
說難聽的,我們以冷漠將自己與紛亂的世界隔絕。

在乎的人還是有,但是被漠然的當成瘋子白痴神經病,
被打成"又是一群來吵糖吃的"或者"那都動員來的啦!"的一鍋子老鼠屎,
ㄟ,我說,我們真的都沒粥啦?
還是只是因為大家都只看到老鼠屎而已???

翻箱倒櫃看照片: 我要我的房子 
撒烏瓦阿美族部落另外的照片集(桃園縣腳踏車道事件)
翻箱倒櫃看照片: We Want Freedom 
圖博藏曆新年的抗爭請願活動
萬人街頭挺平埔,熟男熟女站出來 
籌備中的西拉雅平埔正名活動(這個網站喵哥在幫忙翻譯喔!)

多數的相關受影響團體,
在少數的"多管閒事的人"的幫忙之下努力的以自己的聲音吶喊,
到底所謂的大眾還要裝做沒聽見多久?

有時候我也想掩面不看,因為不忍、因為深感無能為力、因為......
但是也許,其實我們都沒有轉頭的資格。


後記:

今天(3/25)的alligator報紙頭版是:
Incumbents Sweep Election: Amendment 1 fails; about 20000 votes.
Gainesville人口95000多,有投票權的約63000出頭,
這樣的投票率在向來投票狀況不怎麼踴躍的美國,算是相當熱烈了。
(特別是這種地方性的小投票,台灣人也不怎麼投里長選舉的吧!?)

但是更重要的也許是學生投票增加了2.5倍。

兩項公投的法案提案,
要求移除protected status for transgender, lesbian, gay and bisexual resident的Charter 1,
以6:3的NO:YES被封殺了,
要求reguire a state referendum vote to convert city-owned land used for conservation,
recreation, or cultural purposes to another use的Charter 2則以2:8的NO:YES順利通過了,
喵喵忽然覺得現在所暫居的這個城市真是美好...... XD

創作者介紹

城市漫遊的貓語

pisa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鴨
  • 前幾天,因為郭冠英的事件,我突然就跟我後面的經理討論了起來,然後,我就開始[憂國憂民]了(主管說的)。後來,他給了一個結論,[你一定是太閒了,沒別的事情可煩惱,才會想[台灣]這些事]等等之類的。一整個被....orz...
  • 恩,台灣越來越多人都是只要能過自己的日子就好了...
    可能除非真的對岸打過來,
    他們才會關心所謂的"國家大事"吧?
    畢竟人都是自私的,這種反應不意外......
    "只要事不關己就沒有在意的必要嘛~~"。

    美國人大多數情形下也都是很涼的啊!
    所以這次Geinesville投票的事情,
    竟然默默的上了FOX的區域新聞... ^_^"

    有時候想想還滿難過的。

    我只能說:
    覺得不甘自己的事情就什麼都不管的話,
    哪天石頭砸到自己頭上就不要哭啊~~

    pisacat 於 2009/04/01 04:5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