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14 Tue 2009 16:07
  • 風範

達爾文,他的女兒與演化論(舊名:安妮的盒子)/Randal Keynes/貓頭鷹

達大神今年200歲冥誕(同時也是The Origin of Species上市的150年),
於是世界各地都有相關的慶祝活動,像科博館就有相關的特展,
書市上也推出了許多本與Charles Darwin相關的翻譯作品,
在許多相關書籍裡,
喵喵最喜歡的就是這一本由達爾文外玄孫Randal Keynes撰寫的作品了!

Randal Keynes無意間於家族裡發現了Charles早夭的女兒Anne的寫字盒,
裡面保存了Charels與其妻Emma的幾封書信、Anne的紙條、Charles對Anne的思念...等,
Randal Keynes利用身為家庭一份子所能得到的回憶與資料,
詳述了玄祖父Charles在科學上的發現、在家庭裡扮演的角色,
以及最重要的,Charles Darwin身為一名科學家所具有的風範。

Anne的逝去對Charles而言無庸置疑的是一項重大打擊,
但也加深了Charles對那個時代所相信的"神創一切、決定一切,死亡是神的慈悲"的質疑,
因為了解到自然本身的殘酷無情,明白到生命的本質就是為了生存不斷的戰鬥與競爭,
天擇理論才有辦法在Charles經年累月的努力之下誕生。

Wallace本身也是位偉大的冒險學者,
所以我並不會認為共同發表該說是Charles施恩於他,
只能說Hooke手腕很高明的解決了問題而已吧...(笑)
何況Wallace晚年迷上降靈術,
而對人類的演化採取了相信有"更崇高的智慧體位神聖的目的干預"的態度,
而這正是Charles的不同點,
他自始至終的了解到,人類跟動物的根本是相同的,
人類並沒有能力自外於自然的影響中,也不應該自以為高尚的睥睨其他生命體的存在。
過世前,Charles曾對親近的人們這樣說到:
"大家都自然而然接受第一因,而我之所以從來都無法讓不接受這個信仰..."
"是因為我認為所有人類的感情都能在動物身上找到源頭。"

我想我所感動的是,這樣一個發展出跨時代的思想的學者,
仍然秉持著他謙遜的本性待人與接物。
他並不諱言自己在發展理論之中的掙扎,
面對姪女關於人類理解宗教領域神學的質疑,
他並不掩飾自己"我的判斷常常動搖"的事實;
面對妻子Emma所持有的基督信仰與自己的理念間的衝突,
他從來一直採取尊重的態度,
並對自己的理論對妻子造成的困擾感到抱歉。
(畢竟,相信與自己深愛的人能因神的慈愛在死去之後的世界重聚的可能,)
(必須因為自己深愛的人如此"離經叛道"而消散,是件很哀傷的事吧?)
Charles也從來沒有支持過社會達爾文主義,
在其著作"人類原始論"裡,他說:
"驅使我們去幫助弱者的是...同理心的本能,這最初是社會本能的一部份,"
"但後來會變的更微妙、對象也更廣。"
"...如果我們刻意忽視虛弱無助的人,可能只是會在未來獲得一項不確定的好處,"
"但在現實中這卻是一種無法無天的邪惡。"

理性但溫柔,堅定且謙遜,
有自己的信念但也能包容的接納思考別人的想法,
對自己的矛盾不加以掩飾而正面迎擊......
我想,Charles Darwin展露的不僅僅是科學家的風骨,
更是身為人類所應具備的風範,
那樣也許我們都能學者少憎恨別人一點,並多付出自己一點。

我沒有自己所信仰的神,
但是我有這樣一個所景仰的典範。

創作者介紹

城市漫遊的貓語

pisa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vascular
  • Cool, 您的看法真是深得人心。
    大約,“喵”的文采雋永也是其中一大原因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