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媽的老家在林邊,這次大水讓還在鄉下的小阿祖跟叔公受困,
後經橡皮艇救出,老人家經不起這樣的折騰而先送到醫院去了,
喵媽前幾天才跟小阿姨一起南下去看看狀況。

很久以前喵喵跟鳥會去過一趟霧台鄉好茶村,
我們從新好茶爬了四個小時的山路上到舊好茶,
我還記得那個總是差點撞到的傳統石版屋天花板,
還有那個建在崖邊,從小小的窗口望出去就可以看到雲霧繚繞的五星級廁所,
現在連新好茶都殘破不堪了,
我想當年那熱情的大哥恐怕是很難再帶著人上山,
然後那樣驕傲的講著祖靈的故事、那樣熱切的展示山上舊村落的遺址。

小林村是南部西拉雅一個相當重視尋回傳統文化的部落,
喵哥這麼些年來一起努力的族人則是屬於台南縣新化的部落,
那天西拉雅協會傳來的消息說,小林的西拉雅只剩47個人。

我很想同理他,真的,
我不會偏激的認為他只是個單純而徹底的混蛋,
但是我也無法像他的行政院長那樣無視滿目瘡痍而輕易的自滿,
我真的很想很想只跟我身邊的國際友人們哀傷的說這一切只是場讓人無奈的天災,
可是我發現我沒有辦法那樣的說謊。

訪問時的第一次,也許還可以說是口拙、語言轉換的表達障礙,
"治國週報"的第二次,除了顢頇、自私與缺乏同理心,
我還真是找不出其他的形容詞;
那跟呂前副總統在松鶴部落的災難後草率建議災民移民中南美洲發展的發言一樣,
顯示這些不曾經歷過文化認同掙扎、不曾擁有顛沛流離的族群歷史、
不曾被社會劃分為次一等級的非我族類的階層的在上位者,
真的就是自始至終的"台北中心",
真的就是自始至終的不了解土地、文化與歷史是一種互相糾葛的組成,
真的就是自始至終的不曾認真的正視這座島嶼上的某些住民,
或者也許他們看到的都只是選票而已。

他們不了解土地代表的文化與歷史意義,
他們覺得所謂的"家園"是可以輕易搬遷的,
他們覺得摔倒了要站起來是很容易的事,
但是其實他們根本沒有那樣嚴重的摔過。

要"感同身受"不一定要"身歷其境",
人民需要的只是政府可以從人民的眼睛裡面看出去,就算只有一次也好,
可是我們的政府,不管是誰,總是一次又一次的讓人民心寒與失望。
高處就一定要不勝寒嗎?
你的頭可以看著雲端之上,可是你的腳無論如何應該要踩在土地上......。

也許我沒資格說這些話,
畢竟我身上所謂的純血恐怕還不到1/8,
畢竟我是個多年來認同、傳揚並依附在漢文化底下的被教育者,
沒有這場天災,也許我的文化認同將不會成熟,
沒有這場天災,也許我還會是那些點頭附和的人之ㄧ。

現在我選擇為我的族人的堅強感到驕傲,
所以,對不起,我沒有辦法那樣簡單的去寬容他,太難了,真的太難了。

天地不仁,化萬物為芻狗,
感謝所有在第一線努力的救災人員,公家的私人的,國際的國內的,
這些人才是真正的所謂的英雄。

最後,越域引水到底是不是災害釀大的幫兇,我想這還有待調查;
(但是既然釐清責任不一定需要跟秋後算帳畫上等號,拜託水利署有guts點,)
(該查就查,結果是什麼就是什麼,不要扭扭捏捏的閃躲!!!)
但是最少政府要能夠理解到河川整治不是靠水泥工程就有用的,
台灣的水泥夠多了(看看海邊那些醜到不行的粽子...),要花錢就該花在對的方向上,
我相信學界有許多可以提供正確意見的學者,
環保界應該也有不少可以提出建議的專家,
做決策者不一定需要是專家,但是至少該有一顆具遠見與能夠傾聽的心。

我在太平洋的彼岸祈求,天佑台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sacat 的頭像
pisacat

城市漫遊的貓語

pisa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