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喔...我現在才發現上次發文是一個多月前的事啦!?

很忙,忙著上課、寫作業、做實驗,
人不是在校區就是在research field,
目標希望下學期畢業,所以寒假期間最好data都要分析完了才行,
目前總之就是做好學生的本分外加大量收集data。
(這學期兩門課都需大量閱讀以及幾乎是每週的作業)

我倒不怕忙碌,只怕在忙碌裡面脫軌與失控,
畢竟我有過不少這樣的紀錄。

Triage,這學期新學到的字,
據說是二戰期間發明出來的字眼,
在當時戰場上傷患累累的情況下,
為了把資源做最有效的應用所採行的方法,
包括了哪種程度的傷患應該先救,哪些人又可以往後拖延(或者不得不放棄)。

學到這個字是在Humen Dimensions of Wildlife Conservation這堂課上,
保育界現在希望可以把這個概念運用到保育資源運用,
原因很簡單,我們都知道,資源太少,而整個世界被破壞的太迅速。
這當然引起了不少爭議,包括很多人指出認為這種策略,
很可能遭到濫用,而導致也許還有可能復育的物種被放棄,
有人認為揚子江豚的命運就是這樣被導向滅絕的。

我是個樂觀的人,
我不認為排定優先順序就等於放棄奇蹟的可能,
保育界還是有奇蹟的,比如California Condor,比如紐西蘭秧雞。

Priority,或者這裡用的這個字眼Triage,
只是現實上必須的手段,但不是道德上或理念上的墮落,
優先拯救一個物種並不等於放棄另一個物種,
我想我們只是必須小心概念的被濫用;
比如說我可以想像到會有白痴政客想用triage排定的結果,
去說某個物種是不值得拯救的,因為沒有效果,
然後他們可以大大方方的推銷他們的開發案,
而對我個人而言,那當然是不道德的。

你知道的,生活也是一樣,
每件事可能都一樣重要,
但是你就是需要給自己設下一個priority rank,
然後你才能一步一步穩定的把生活過下去,
而不是慌亂的這邊摸摸那邊混混,但是什麼都沒做好。

就像我很努力的把生活focus在master的完成上,
雖然我對於我接下來的Ph. D申請在美國各處財政如此吃緊的狀況下無法不感到憂心。

也許被逼到最後的最後,
我們可能還是得對最低rank的事物放手的可能,
不過我希望那至少是在盡到最大努力的掙扎之後。

創作者介紹

城市漫遊的貓語

pisa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