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父親/陳浩/遠流

回家後大多數的時間,除了往返各種醫療資源處,
就是花在買書/借書/租書了(應該大家都會說:"不意外"了吧? XD)。
心滿意足的趕上一些進度(OP、NANA、TSUBASA、XXXHOLiC、恐寵、櫻蘭...),
然後也花了不少時間在圖書館狩獵,
看著案頭堆疊起來的待閱書籍,總讓人有一種豐盈的滿足感(笑)。

陳浩的這本書,前半段"父親的女兒",
記述了他陪著他們家兩個丫頭生活、看著她們長大的事,
後半段"女兒的父親",寫自己的故事,寫那些對於歲月不再物是人非的感慨。

書封的文案是這樣寫的:
"在人生的秋天看到女兒的春天開始一朵一朵的鮮花怒放,"
"感染了她們不管不顧的歡喜;"
"但為什麼想不起我自己的春季也曾是這般無憂?"
"是當年那混帳聯考?還是那個時代的重量把夢軋得灰灰的?"
"午夜夢迴,老爸坐在沙發傻笑起來,世界第一憨。"

聽說有人用"台"形容過我老爸,
轉述的人是有點憤懣的,雖然我覺得那種情緒其實多源於自身的投射,
我倒是一笑置之,一來呢,這樣的形容詞在我們家是中性而無惡意的,
二來,那確實是個很精準的用詞,來描述我老爸的形象。

我一直像老爸多過像老媽:
性子急、好強、實事求是、擅長分析批判、覺得事情就是應該要有規劃。
這樣的個性實在是不溫暖,
有時候也會給身邊的人帶來很大的壓力,
但是換個角度來看,也是一種很台、很草根、很堅韌的生命力。
我還是會希望擁有喵媽那種安撫人心的溫柔力量,
但我也感謝這樣的生命力讓我一路走來始終可以擁有樂觀與相信明天的勇氣。

比較不像老爸的地方,大概在於老爸還多有一種"草莽的自信",
那種讓他在生活上有時候實在像個頑固的老頭、
卻也讓他在生意場上殺伐決斷時擁有果敢與肯定的自信。
自信的人多半是有點驕傲的,
不過看看他大半生為自己拼下的成績,
我總想那些自傲還是有點道理的(笑)。

我爹啊,不會是陳浩那種文青,
就像陳浩不會是我爹這種漢子。

我們帶著他們賦予的樣子長大,一邊形塑出自己的樣子,
越來越像,或者越來越不樣,
越行越近,或者越走越遠。
就不知道,是不是每個女兒的父親,跟每個父親的女兒,
都會有想笑著對對方說"我也是十分愉快(篤姬梗)"/"彼此彼此"的時候呢?

我會喔。 ^_^

創作者介紹

城市漫遊的貓語

pisa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