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常時不時的還會想起那些人、那些地方,
那是我國小時期背著書包在放學後穿越遊憩與追逐的場所。
從校門出來,穿過地下道,走進凌雲社區裡面東轉西轉,
穿過那叢記憶裡總是散發的襲人香氣的茉莉,越過馬路,
繼續走過一大片眷村社區裡狹窄的巷子,跟同伴道別,
跟坐在塑膠椅上搖著蒲扇跟我打招呼的榮民爺爺們點點頭,
再往前跑兩步,就是我們家那小小公寓斑駁的紅色金屬大門了。

然後我們搬離了那個緊鄰著狹矮巷道的公寓,
住進了現在這間大樓。

一次一次經過舊家老地方,公寓對面的眷區被剷平了,
一棟一棟洋樓似的樓房搭了起來;
凌雲社區整片成了空曠的土場,
想必很快又會開始豎立起那些看著總覺得有些不適其所的新屋了罷?
那株龐大的茉莉還在,有些縮水傾倒了,但是至少還在。

那麼,那些總是坐在屋前聊天,總是笑著跟你打招呼,
總是帶著濃濃鄉音說"放學啦?"的爺爺奶奶們呢?
他們現在都到了哪裡去了呢?

前些天跟喵媽走了一趟彩虹眷村(要看完整照片請按這裡),
明明是五顏六色的斑斕空間,看著看著,
遺無幾戶人家的老房映著花彩的壁畫、
安安靜靜的小公園襯著笑著鬧著的遊客們,
不知怎麼的我總覺得反而更突顯了這個地方華麗的蒼涼......

DSC_6631.JPG 

DSC_6644.JPG DSC_6648.JPG

然後我在網路上找到了陳韋臻寫下的這篇"從黑盒子轉化為彩虹的記憶寶盒"。
啊,是了,一個地方,最重要的還是那些"人",
我想我感受到的蒼涼是在於,
對這樣一個"顛沛流離"不是形容詞而是動詞的族群而言,
彩虹的盡頭,他們到底還能期待些什麼?

DSC_6628.JPG 


創作者介紹

城市漫遊的貓語

pisa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