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我從來沒想過我會做這樣的事。

我是一個很討厭被"歸類"的人,
每個人都很複雜,為什麼大家都要那麼喜歡用二分法在貼標籤?

喵爸是農家子弟;
喵暑假回台灣,最開心的事情之ㄧ是回台南佳里看阿伯,
還有拿阿伯種的新鮮竹筍回家喀(美國是沒有新鮮竹筍的好唄!)。

每次回鄉下都是一樣的模式的,
阿伯會拿他種的菜給我們,如果沒下雨我們會跟著去田裡逛一圈。
我們家有一片竹林,是"黑殼仔"的品種(關於竹子的品種啊,我還是沒很懂),
阿伯在竹林邊邊還重了一些像是南瓜之類的作物,
跟他說他種的"金瓜就水ㄟ",他會咧開少了幾顆牙的嘴笑的很開心,
在被太陽曬的黝黑的臉上看起來,讓看的人也很開心。

我自認是個城市小孩,從小回鄉下被喵媽載著繞附近的田地一圈,
能叫出來的農作物名稱沒幾個;
所謂的"土地感情"啊,應該是要很薄弱的,其實。

可是當我看到苗栗大埔的阿公阿嬤出現在電視上時,
我想到我的阿伯;
當我們家祖傳的土地因家庭因素慢慢消失時,阿伯的痛苦,
大概跟大埔的阿公阿嬤們看著公權力土匪開著怪手進入他們的田時的感受,
是一樣的吧?

你知道暑假回台灣兩個月,
看著八輕、看著大埔灣寶相思寮田寮洋,看著中科環評爭議,
最讓我心寒的是什麼嗎?

不是吳先生沒同理心沒常識的發言(那只讓人搖頭發笑),
而是馬先生的一路沉默;
那個沉默,相較於張曉風"驚天一跪"後他的立即反應,
好諷刺,諷刺到讓人打從背脊發冷上來。

張大作家得到總統親自致電呢,
內政部長江宜樺還親自陪她探勘聽簡報呢,
大埔的阿公阿嬤夜宿凱道還沒這種待遇喔!

原來,如果你沒有名聲,如果你只是個平平凡凡的老百姓,
你的聲音,是不會被聽到的嗎?這算什麼?

那是不是我們乾脆拜託張老師,
來幫白海豚、大埔、灣寶、相思寮、田寮洋...等,
所有無法被聽到的聲音來跪政府算了!?

我啊,其實不太相信政治,更不相信政客,
也不怎麼認為選舉會讓未來有可能更好。
大學同學都知道,在沒有好蘋果可以選的情況下,
面對同樣的爛蘋果我是寧願投廢票、做消極的抗議的那種人。

所以,我說啊,我真的沒想到我現在在做這種事。

我想說,如果你一樣對於現在的政府所做所為有所不滿的話,
那接下來的五都大選,就用選票來表達你的反對立場吧

我猜我又要被說是綠色的了,
反正現在台灣針對一個議題作表述都會被自動上綱成政黨立場不同就對了。

對,我知道換個黨來做不見得就比較好,
周錫瑋跟蘇貞昌一樣對不起樂生,
張國龍對於中科三期環評爭議的"貢獻"恐怕不小於沈世宏,
只要是政客就不可能不跟財團有利益糾葛,
我懂,我真的知道。

可是他們就是怕選票,
所以如果這是他們唯一會害怕的東西,
那人民也只好把投票當作武器了吧?

誰做不好就換人,DPP做不好,上次總統大選已經換過了,
那現在KMT做不好,投給DPP來賞KMT一記耳光,何妨?
如果換了DPP又做不好,那下次就再換KMT,
換到他們知道:人民有眼睛,人民有再看,皮TMD給我繃緊一點!!!
換到他們知道吃相最好不要太難看,人民的聲音還是要聽,
換到這群狼狽為奸半斤八兩的政客們知道要怕要收斂為止!!!

以下連結為關於大埔事件我很喜歡的一篇評論,影片連結一定要看!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3327533

創作者介紹

城市漫遊的貓語

pisa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